前社保精英的私募亮剑

摘自上海证券报 2012年3月26日《春季调研报告:阳光私募的下一个“五年计划”》

每一个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都期待能做成百年老店,但首要的挑战却是下一个五年。根据第三方的统计数据,中国的阳光私募行业,在过去5年平均获得了40%以上的年收入增速。一线公司管理的股票型资产已接近百亿大关,二线集团军齐齐突破二十亿元。

但在市场的大江大河上,“千帆竞相而过”的盛景之侧,依然有着沉舟的风险。在过去5年中,有超过十家知名的阳光私募机构清盘旗下产品,包括赤子之心、三羊、好望角、隆圣等。原因各种各样,但相同的是,上述公司的掌管者皆是此前市场上的知名经理人。

鉴于2011年后,阳光私募行业的行业增速陡然走平,有接近其老大哥“公募基金”的态势,我们尤其关心,在当下的时点,阳光私募的新老才俊们,究竟有什么思考和新的动向。对于可见的未来——比如5至10年,他们是否有着规划,更进一步说,怎样的规划。

遵循着资产管理行业的“4P”原理,我们从理念哲学、业绩表现、投资执行以及商业模式等维度,梳理出市场上具相当知名度、且创始人出身迥异、投资风格差异很大的几家公司,进行走访、调研、反思。

令人欣喜的是,我们可以发现,每一家公司都正在经历着挑战、酝酿或实施着改变。有些挑战是共性的。比如,如何磨炼投资能力?如何解决人才瓶颈?如何处理市场规模和业绩的平衡?

而答案则极具个性。社保出身的归江醉心于其“画室学徒”般的思想传承,一心打造自己的价值投资的种子;吕俊的从容投资则已然走上海外对冲基金常用的“平台制”、多策略的团队运营模式;成立不足两年的2011年业绩冠军呈瑞,其实一直倾心于艰苦培养自己的“黄埔军校”;泽熙投资则以极富力度的激励和考核,敦促研究团队四处极速奔走。

他们选择了不同的路,他们身处同样一个的时代,或许巨大的机会和差异化发展的路径就在他们的脚下。

归江:前社保精英的私募亮剑

归江站在上海世纪公园旁的高层楼宇中,看着世纪公园的风景,回头说,“与美国的大型对冲基金相比,我们拥有低成本观看风景的机会”。

这个细节也映射归江的投资思维,买入并持有“又好又贱”的投资品种,所谓的“好贱股”。

低调潜行了两年,这位业内最有影响力的价值派投资经理正在拔剑出鞘:“现在是价值投资的好机会,我们希望在清明时节播出我们价值投资的种子。”

这是归江十年来的又一次大举出击。在2003年到2008年的一轮牛熊中,他领导的博时社保投资团队,为社保斩获了数百亿元的回报。在格力电器、南方航空、青岛啤酒等股票的历史大底上重拳出击,并在2007年高位成功兑现收益。

如今,他和两年前一起创业的团队一同亮剑,这个团队已经拥有了5位来自博时和嘉实基金的10年以上的资深投研人员,4位曾掌舵国家社保基金的股票投资账户,5名来自PE和公私募行业的专职研究员,以及近10位优秀的实习生人才储备队伍。所在的公司名字叫信璞,信是诚信的信,璞是璞玉的璞。

一些同行估计,如果放在公募,这个团队的工资开销就需要上千万,“可实际上,我们在创业初期的费用却非常有限,大家以兴趣支付薪酬的落差。”这也是归江读完《达芬奇传》后的感悟:乐趣和好奇,而不是金钱,才是获取任何专业巅峰的催化剂。

按照归江的理解,信璞投资未来会专注于长期投资和价值投资,就如同他公司的英文名字,“simpleway(大道至简)”。

“我们专注于长期投资,因为我们坚信,如果一个投资者过于关注短期,往往意味着他迷失长线的大方向。这就好比一个专业摄影师不会苛求一个镜头在短焦和长焦上都达到完美。”

归江说。投射到投资哲学上,只有超越了“短期排名”和“过度的商业诉求”的投资,才可能获得可靠的有竞争力的长期回报。专注于长期投资和价值投资,与未来的业绩密不可分。

当然,以长焦距来考察公司,其深度必须远高于目前的行业水准。信璞对一个行业的深入研究,往往需要几个月,整理行业中代表公司过往几十年的数据,访谈行业专业和专业人士,对每个关键数据的突变进行分析和论证,还要对公司治理状况和管理团队的简历进行深入分析 。

“我们很多投资品种的持有周期都在3年以上,不夸张地说,我们是二级市场的PE投资者。因此,我们的研究深度也不能输给那些PE投资者和产业界的朋友,更要像CEO一样去思考行业和公司的未来。”归江说。

也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归江和他的团队在过去看对了汽车行业的繁荣、房地产行业的兴起。回避了技术更新过快的黑色家电,远离了层出不穷的技术股的概念炒作。他说,未来的十年,他会更加看重对公司治理和管理团队的分析,同时更关注把握那些体制改革方面的机会。

相应的理念和方法,必须配有相应的机制。与淡漠商业色彩相对应,在研究经验和投资思想的历练上,信璞是极其开放的。初入公司的实习生也有机会在最出色的投资经理指导下完成独立的行业研究。研究员和投资经理的交流是完全无缝的,招募出色的实习生并传授理念是公司最重视的事情之一。这种“学徒制”也是归江从达芬奇的画室管理中领悟出来的方法。

归江相信和优秀人才共同工作,才能形成思想的“核聚变”。个体知识的进步因而从线性提升为倍速增长。而且他相信,拥有了共同的信仰才能摆脱商业利益的纠葛,才能建立卓越的团队。

“很多人想成为巴菲特,而我们则希望能够效仿格雷厄姆,把我们的投资经验和方法论传播下去,我们相信这些年轻人中一定能走出巴菲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