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江印象:做信仰坚定的少数派

2012年03月19日 10:24  
证券时报

证券时报记者 杨波

在上海浦东世纪公园旁的一套公寓里,记者见到了离开公募基金近两年的归江。

这套俯视世纪公园全景、远眺小陆家嘴群楼的公寓就是归江的办公室。

在公募基金,归江曾经闪耀。2002年,归江加盟博时,后出任博时特定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带领博时社保组合创造了优异的业绩。2008年,归江转战国泰基金出任投资总监,次年,国泰基金业绩跃居行业六甲,一举获得7项金牛基金奖,获奖数量居行业第二。

就像他投资股票一样,在每次成功之顶,就是他急流勇退之时。2010年5月,归江递交了辞呈,开始了他梦寐以求的创业历程。2010年11月,归江与博时前同事唐定中、王璟创建了信璞投资公司。唐与王均为前博时社保基金管理团队成员,早年曾与归江在国泰君安证券的资产管理部共事。2011年,嘉实基金原社保和公募基金经理徐晨光、资深研究员陈钢先后加入信璞。至此,信璞拥有6位来自博时、嘉实等公司,拥有10年以上从业经验的投资精英,其中4位担任过国家社保基金经理,可谓阵容强大。

归江坦言:“社保基金经理的私募创业路很难。找到那些和我们理念相符的投资者,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因此,成立一年半,信璞尚未发行一只阳光私募产品。

志在长远是归江蛰伏的另一个原因。除了要找到合适的客户,还要为自己的公司和客户们寻找到一条长坡的起点,赚取长期超越通胀的绝对收益。

同行相见,归江首先被问起的往往是“你们有多少规模?”但在他看来,市场上并不缺钱,缺的是信任和专业。“这两样东西像茅台酒和老红木一样,需要时间去培育,我们愿意拿出时间去练马步、练基本功,而这两年的市场也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归江认为,能找到合适的并能长期留住的钱才是这个行业的真正挑战。归江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在客户培育和选择上,而不是随意扩大规模。“这两年,我们一直在引导客户理性投资。”

归江告诉记者,信璞的目标是成为“有信仰的组织,有价值的团队”。“如果缺失了基本的信仰,而只图赚钱,排名和规模的欲望就会像肿瘤一样蚕食客户的长期价值,最后导致品牌和信誉的丧失。同时,我们也必须为投资者创造长期的绝对收益,为员工和社会创造价值。因此,信仰和价值是我们缺一不可的两个守护神。”

社保管理人出身的归江是价值投资的信仰者。他认为,所谓信仰者,不是买了一两只便宜股票的人,而是能在市场疯狂的时候、客户离弃的时候依旧能坚持自己原则的那些少数人。“价值发现者永远不可能成为明星和主流,注定是信仰坚定的孤独的少数派。”归江管理公司的理念与投资理念一脉相承。

在市场打拼了十多年,归江与他的合伙人都需要时间对过去的经验与教训进行总结和反思。同时,他们利用这段休整的时间,对国内外成功和失败的企业进行了深入的对标研究。站在前人的肩上,无疑会看得更远。“如果我们过去是在10楼看马路的话,现在则像是在环球金融中心的99层看大上海。”归江说。

虽然创业艰难,公司收入非常有限,在春秋航空的航班上穿梭的归江依然非常乐观。“伟大的公司往往都诞生在简陋的办公环境,苹果在车库、高盛在地下室、欧莱雅在公寓,因为成本自我约束型的企业才可能对客户长期负责。”归江说,“当你不是有求于人的时候,你的远大抱负才可能不被束缚。”  “有才必韬藏,如浑金璞玉,暗然而日章也;为学无间断,如流水行云,日进而不已也。”《围炉夜话》中的这段话是信璞同事们的座右铭,从中可以看出归江严格的自我要求与执着的追求。归江希望自己能够在资产管理这场马拉松赛跑中经历时间的检验,赢得投资者的长期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