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年明城墙佐证卓越质量管理

文 平常 左娜 黄慧英

蜿蜒35公里多的南京明城墙,不仅是世界上最长的城墙,也被公认为现今保存最完整、质量最坚固的城墙之一, 600多年栉风沐雨,依然坚不可摧。明城墙安若磐石的秘密,就在于修建过程中严格的质量管理。最为关键的是领导者朱元璋对质量孜孜追求的态度。

在冷兵器时代,城墙无疑是国家最重要的防御工事。城墙的坚固与否,不只体现着王权的威仪,更直接关系到社稷的安危,所以,历朝历代的最高决策者在筑造城墙时,始终将工程质量视为头等大事,丝毫不敢懈怠。然而,沧桑变幻,曾经一时雄奇伟岸的城墙,大多都没能经受得住岁月的检验,最终湮灭于炮火或风雨中。在中国古代的城墙中,朱元璋亲自监理的南京明城墙,不仅是当时世界上最长的城墙,也是迄今世界上最坚固的城墙之一,历600多年风雨而未倒,今天依然固若金汤。明城墙安若磐石的秘密在于它的修建过程中严格的质量管理。从现代企业管理的视觉来看,明城墙堪称卓越质量管理的典范。

改进组织系统:从管理上保证质量

历史镜像:早在定都南京(集庆)前两年,即公元1366年,朱元璋即采纳儒生朱升"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的建议,开始修筑城墙。前后共历时28年。有人形容说,它是"人穷其谋,地穷其险,天造地设"。

建造这样一座城池,总共动用各类人员达百万余众,涉及长江中、下游数省的广袤地区,时间跨度长,涉及部门广,工序繁多,如果没有有效的组织管理,简直难以想像。怎样才能有效管理,协调流程,既保证质量又不延误进度?为此,作为"大明集团"的最高执行官,朱元璋殚精竭虑,最终想出了一套完善的管理体制。

南京城墙筑造初期,专职负责工程管理和业务指导的是中书省四部中的营造一部。为达到精细化管理,1368年秋,朱元璋将中书省扩充为吏、户、礼、兵、刑、工六部,工部的首要职能就是掌管修筑城墙的工匠。至于具体工程的操作,则由隶属工部的营造司主持。此外,朝廷还抽调地方府、州、县的各级官吏为"提调官",专门负责建筑材料、民夫的征调。

筑造城墙这样的大工程,管理不好,很容易产生徇私舞弊现象。事实上,在筑城初期,贪赃枉法的事不绝如缕。朱元璋深知,如果官员对工程不尽心尽责,只想着投机取巧,中饱私囊,城墙质量肯定没法保证。于是,他先后发布《御制大诰》文告三篇,将建造城墙时,官员贪污腐败的案例一一列入其中,以为训诫,昭告天下。朱元璋还允许民众赴京投诉,一旦案件查实,惩治极为严厉,或杀,或流放充军。贪污60两银以上者,皆处枭首示众、剥皮塞草之刑,将尸首横呈于衙门前,以警示继任官员。今天来看,这些刑罚过于严酷,但从另一个侧面可以看出,朱元璋为追求工程质量的决心。

与此同时,大明集团还实行了官员任职回避制度,官员不得在本省为官,南人官北,北人官南。任职回避制度,有效地防止了任人唯亲,贪污腐败行为,保证了工程的质量。

管理启示:朱元璋之所以要对原来的行政架构进行调整,目的在于从组织系统上确保城墙工程的进度和质量。半个多世纪前,质量管理的先驱思想家爱德华兹•戴明倡导的全面质量管理一直以来被美、日企业奉为圭臬。在全面质量管理的五个核心理念中,有一条就是改进整个组织系统。合理、高效的组织结构无疑是卓越质量的首要保障。从组织系统上清晰定位可能涉及到质量管理的部门,设置合理的管理结构,有效监督,上下负责,做到了这一点,质量就已保证了一半。

一把手参与:零缺陷从"头"开始

历史镜像:朱元璋先后数次亲临现场,督查工程。1372年1月5日,正值春节,花灯高照,春意祥和。朱元璋带领丞相汪广洋等人登上三山门城楼,视察正在疏竣的护城河工地。站在城楼上,春寒料峭,朱元璋突然发现冰冷的河水中,一名光着身子的民夫正在东捞西摸,甚是诧异。于是派人前往查问。原来督工为了戏弄这位民夫,故意将他的锄头扔进河里,让其下水打捞,以此来取乐。朱元璋听后,大为恼怒,下令将督工抓起来,并处以杖刑。

当时,有一段百余丈长的城墙,由朱元璋十分宠信的一个大臣负责督造。这位大臣整天吃喝玩乐,根本没把修筑城墙的事放在心上,工程进展缓慢。离最后期限只剩十多天时,这位大臣他慌了神,想出一个馊主意,用大毛竹在护城河边搭成一个大栅栏,将百余丈的地方遮掩其中。验收那天,朱元璋带着一班文武大臣,从聚宝门开始一路巡查,查到这里,由于护城河太宽,远远望去,谁也没看出破绽。不久,真相败露,朱元璋大为震怒,以欺君之罪,将有关责任人或杀或贬,并命人拆掉竹栅栏,重新修筑。

管理启示:正是朱元璋的高度重视,对质量的孜孜追求,多次亲临生产一线,监督、检验工程质量,才铸造了"明城墙"这个伟大的名牌产品。全面质量管理还有一条重要的理念——领导参与。领导对质量的态度,可以说就是衡量质量的尺度。当三星的产品在美国沦落到地摊上的大路货后,总裁李健熙下令把有质量问题的产品,包括电视机、冰箱、微波炉堆到操场上,点火焚烧。自1993年开始,三星转变管理理念,从单纯追求数量增长转变为以质量为导向的管理模式,进行了事业结构、人才培养、产品设计和生产、流程控制等各个方面的变革,并得以平安度过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作为领导者,正是李健熙对产品质量的苛求成就了今天的三星。在国内,海尔集团董事长张瑞敏为提高冰箱质量,也当众砸过自己的劣质产品,海尔品牌的塑造,与张瑞敏对质量的执着密不可分。

决策者的态度,直接影响到员工的态度。领导如果不重视质量,员工就可能会更无所谓,一旦如此,质量的防护链条断裂势所必然。

严格责任制:让质量观念深入人心

历史镜像:明城墙高度一般在14米至20米之间,最高处可达24米。据初步估算,城墙共耗费了3.5亿块城砖。这些数量巨大的城砖,由官方统一收购、运输、调配和使用。其规格、尺寸统一,一般长40-50厘米,宽20-22厘米,厚10-15厘米,重15至25公斤。城砖均用优质黏土或白瓷土烧成,大部分为质地细密、坚固耐用的青灰色砖。

为保证城砖的质量,朱元璋对制砖、筑城的工艺做了严格的规定。城砖制造过程中,取土、踩泥、制坯、晾干、装窑烧制等工序十分繁杂。据说,光制砖一项,就有七八道工序:取土后要用筛子筛去杂质,然后放入水塘浸泡,把水牛赶入塘内踩踏,浸透后取中间土质细腻的部分制坯,砖坯晾干后入窑。烧窑时要用柴草,火候也要恰到好处。每道工序,要求都极其苛刻。

今天,细心的游客还可以在明城墙的一些城砖上发现斑驳的铭文。透过这些文字,可以追寻到明城墙修建过程中严格的责任制。

当时,为保证城砖烧造质量,朝廷要求各地在生产的城墙砖上注明府、州、县、总甲、甲首、小甲、制砖人夫、窑匠等5到6级责任人的名字,以便验收时对不合格的城砖追究相关人的责任。这一措施用现在的话讲,就是要做到责职分明,责任到人:名字都烧在砖上了,想赖也赖不掉。

城砖运到京城后,首先要过验收关。验收由工部组织,从每批城砖中任意抽出一定数量,由两名精悍强壮的专职士兵相隔一定的距离,抱砖相击,如城砖不脱皮,不破碎,声音清脆,方为合格。如果发现城砖掉皮、破碎、声音混浊、或有裂缝,表面弯曲,则视为不合格。一旦不合格砖块超过规定比例,则该批城砖即被定为不合格产品,责令重烧。如两度检验不合格,就要严惩铭文中记录的有关提调官及各环节中的具体责任人,重者甚至被砍头处死。这种严酷的"责任制",保证了南京明城墙的高质量。经检测,城砖抗压强度每平方厘米至今仍在100至150公斤之间,比当代砖的强度还要高。

管理启示:明城墙严格的质量责任到人制度,以及严厉的处罚措施,使每一个参与建造城墙的个人和组织,无形中对质量充满了敬畏,试想,哪个人愿意拿性命去做赌注!正因为如此,620多年栉风沐雨,明城墙依然坚不可摧。

没有严格的责任约束,责任不清,任何一个环节都可能留下质量隐患。"没有质量,等于死亡!"杰克•韦尔奇说。对企业来说,质量既是常谈常新的话题,也是一门永无止境的管理艺术。

来源 : http://finance.sina.com.cn 2006年03月10日 19:26 《培训》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