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璞马年致辞

《列子》中记载了九方皋相马的故事。伯乐向秦穆公推荐了位挑柴的九方皋去寻找千里马。九方皋三个月后来报:“为您找到千里马了,那是一匹黄色的母马。”秦穆公于是派人去取,却发现是一匹黑色的公马。秦穆公很不高兴“九方皋连马的毛色,甚至马的雄雌都分辨不出来,又怎么能辨别出千里马呢?”

伯乐长叹一声:“想不到他识马的技术竟然高到这种地步了啊!九方皋看的是马的神而不是马的形。他眼里只看到了马的内在特征而不在于马的皮毛。因为太注重它的本质,所以忽视了它的表象,这正是他超过我的地方啊!”等到把那匹马牵到大家面前的时候,果然是一匹天下少有的千里马。

徐悲鸿以《九方皋》这一历史典故题材反复创作,在1931年完成了史诗般的巨作,画作的右下角注有“辛未”。1931年那年,正是日本向中国发动918事变,而蒋介石却提出“攘外必要安内”,准备开展第二次反围剿的时候。徐悲鸿忧国思才的心迹可见一斑。

徐悲鸿在创作《九方皋》时,画面上既没有出现秦穆公,也没有出现伯乐,而是重点刻画九方皋的形象。九方皋胸有成竹地端详一匹黑色骏马,表现出一种发现骏马时喜悦但不露声色的神情。他的背后是两个陪衬,一个是不懂装懂的小丑,一个是满腹狐疑的怀疑者。他的前方是一位健壮的牵马者。他的侧面就是那匹英姿勃勃的骏马,骏马回头深情凝视九方皋,因知遇而双目放光,跃然欲驰。人马形神配合,生气盎然。

徐悲鸿笔下的马都是傲骨嶙峋,在宽广的原野上狂奔的野马,一无笼辔,二无鞍蹬。唯有《九方皋》中的那匹骏马有缰辔。那是因为这匹骏马遇见知己,它才心甘情愿戴上缰辔,为知己者效力。有人问徐悲鸿先生为什么这样画?他回答:“马也和人一样,愿为知己者用,不愿为昏庸者治。”

投资活动就像九方皋寻千里马一样,需要穿透现象看到本质,需要路遥知马力的心态,需要有不为群言所惑的定力,需要有耐得住寂寞去等待知己的淡定。

在信璞,没有骑上黑马和快马的时候,在我们认错公马和母马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伯乐和九方皋,致电我们,投资我们,守望我们。在马年到来之际,信璞投资感谢社会各界同仁们过去3年来对我们的包容和支持,并致以诚挚的新年问候!

正如徐悲鸿先生所说,“愿为知者用,不为昏者治。”无论市场环境如何,信璞将一如既往地坚持“长期投资,价值投资,信任伙伴”的投资哲学不动摇,为我们伙伴们的信任而鞠躬尽瘁!

归江
2013年年末

上一篇: 这是第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