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后》读后感

Romney
2013-04-03

刚刚读完了felix分享的庞宝根的《别后》,写一点点小感想。

1.红海 VS 蓝海

在文中,庞宝根提到:当今世界上,要做我做得到而别人做不到的事,或者我做的比别人好的事情,我觉得太难了。因为技术已经透明了,你做的到,别人也不难做到,但是现在选择别人不愿意做、别人看不起的事。

这话说的好极了。大约在刚来的时候,我问过felix一个问题,为什么felix认为一个不外包的纺织企业要比外包的纺织企业要好?

当时自己满脑子都是书上读过的一些经典案例,书上的成功企业典范,常为生产外包的公司,比如苹果,他的生产都是外包的。而国外的服装大品牌,其生产也常为外包的。外包的公司,可以有更少的资本支出,轻资产是看起来很美的一件事情。为什么这样做的公司不是更好的公司呢?

felix的回答十分耐人寻味,所以我现在还记得。他的答案是:“凯撒面对哗变的士兵,只是说一句,士兵们回家吧,就让哗变的罗马士兵解散了。而其他人这样做,会被愤怒的士兵撕成碎片。”

现在想来,凯撒能做到的事情,是我们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苹果做得到的事情,也是普通公司做不到的事情。这种竞争优势,是难于模仿的,看起来很美的东西。也是想走捷径的人意图模仿的东西。这个领域竞争是如此的激烈,以至于这种表面上的捷径,实际上已经不再是捷径了。

这就仿佛两条路,一条路是高速公路,但是极其拥挤,另一条是国道,远,但是人烟稀少。实际上,走国道可以更快的达到终点。当然也有少数人,可以走高速更快的达到终点,他们起的更早,车开的更快。但是大部分人走高速的人,实际上是欲速则不达的。因此,表面上的捷径,实际上是我们远路。而所谓的蓝海,实际上就是去做人家不愿意做,不想做的事情。

有一次看到人家讲华为,是华为的战略就是把红海直接变成蓝海,也就是压价,压价到人家无钱可赚,被迫退出,而华为则通过走量的办法,还是可以获得不错的盈利。

而当年的茅台,则是反其道而行之,不断提价,吸引来了新的竞争者。最后导致了整个行业的产能过剩。

因此,人家不愿意做,这个真是一个很好的护城河。投资中,快速盈利的办法是大家都想要的红海,但是慢盈利的价值投资,则是经营的蓝海吧。以我有限的观察来看,“来钱太慢”,是大家对于价值投资的共同印象了。但是大家不愿意赚的钱,其竞争才没有那么激烈,其护城河,才足够的宽。而来钱快的成长股投资等办法,来钱太快,利润率太高,那么就会吸引太多聪明的竞争者。最后的结果则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felix的提醒很对,“你是凯撒么?”

庞宝根在这一问题上,和felix有着一样的认识,他坚定不移的做建筑,做好的建筑,做毛利率不高的建筑。坚决不搞资本运作,不搞冯仑所谓的“金融地产”,不上《非你莫属》,不搞歪门邪道。毛利率低,人家就不屑于做,这样庞宝根就可以把规模做上去。一个毛利率低的行业,只要规模上去,其ROE也是极其惊人的。

这种公司给人的感觉很舒服。苹果这种凯撒是可遇不可求的,我们也看不明白,抓不住,但是庞宝根这种出身于普通人的“凯撒”,则让人可以看得见,摸得着。

2、工匠精神

庞宝根对于企业家这三个字的认识,类似于清教徒所谓的“天职”,韦伯将这种清教徒的精神认为是西方崛起的关键所在。虽然这种认识略有牵强,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优秀的企业文化,都有着这种天职精神,或者说将自己的事情做到的极致的工匠精神。这是一个优质企业必备的东西吧,以前在自己的博客上写过一篇讨论工匠精神小东西,在这里随手贴一贴。

读到归总的一篇东西,大意是说,高端制造业这种东西,从本质上是是“人的生意”。因为对于高端制造业而言,一大批视工作如生命的工匠,才是一个企业最核心的竞争力。在战后的德国,克虏伯被盟军接管,克虏伯的老大也进了班房,整个工厂的生产都停了下来,但是即便那些机器即使在闲置,每周也都会有工人来擦拭和保养。因此产业所必需的设备和技能也保留了下来。而在牢狱中的克虏伯老大,也还在思考苏联的T-34坦克的性能弱点。这种自上而下以钻研技能为乐趣的企业实在难以用战争撼动。

有一次同一个做微电子的亲戚聊天,问及为什么中国做不出好的CPU,他的答案是:缺乏好的工艺,进一步的说,缺乏好的工匠。他告诉我,CPU的原理简单,但是性能做出来却是差异极大,其根本原因在于工艺之上,即他所谓的“操作诀窍”之上。设备什么的都可以买,实际上所用的设备我们都可以买到,这个不是问题,关键问题在于,操作这些设备的工人没法买。即便可以请过来,但是要大规模培养出自己的工匠,也是需要时间的。

中国的传统文化里,对于工匠素来是持蔑视态度的,而工匠的技艺,也素来是被视作淫技邪巧的。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之下,高端制造业所必须的“匠人”,自然不容易发育的起来。聪明一点的小孩都去写文章考进士去了,谁会用一辈子,甚至几代人的时间来钻研某项技艺,将其做到极致?这一点,我们的邻国日本,与我们是大大不同的,日本的传统中,就是有所谓的“匠人文化”,他们愿意用一辈子,甚至几代人的时间,来将自己的技艺做到极致,并以此为豪。日本有各种各样的工匠世家。如日本最古老的寺庙建设社——金刚组(http://zh.wikipedia.org/wiki/金剛組),迄今已经有了上千年的历史。用上千年的时光只做一件事情——建庙,这样的公司,自然可以将技艺做到极致。

如金刚组一般的公司,中国又有多少呢?勉强可以一比的,大约只有同仁堂等药店了,但是同仁堂的历史也不过几百年而已。但是看看同仁堂这个公司,就会感觉到时间的力量,时间沉淀下来的东西,是用多少钱也没法短时期复制出来的,现在的暴发户那么多,有种你复制一个同仁堂?看看老百姓买账不买账?

高端制造业,或许真是需要时间来慢慢培育的,一批好的工匠的养成,至少需要一代人的时光吧?这事,怕是砸钱砸不出来的。中国未来崛起的希望,不在于潘石屹,冯仑的身上,而在于满身泥水傻傻的庞宝根他们身上。